张之江将军与中央国术馆

时间:2012年06月15日信息来源:互联网 收藏此文 【字体:

 

    张之江将军与中央国术馆

张之江太极拳

 

张之江生于河北省武术之乡沧州地区,受武术的熏陶,自幼热爱武术。清末,洋枪洋炮输入中国,因而武术的实用价值大大降低,遭到社会冷落,武林英杰无用武之地。民初的统治者为防止练武之人造反,一度禁止练武,武术运动渐被淘汰,一些武术家流落乡镇,卖艺求生,处境极为悲惨。
  这时,沧州地区出了一位辛亥革命之士张之江。他不畏强暴,挺身而出,立志把武术复兴起来。他提倡武术的动机有二个:第一,由于统治者不提倡,不支持,因而练武的人逐渐减少,人民的体质逐渐衰弱,所以帝国主义给我们民族扣上了一顶“东亚病夫”的帽子,一直戴了一个多世纪,这是我们民族的一个奇耻大辱。实际上中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文明古国之一,“东亚病夫”是帝国主义者对我们的诬蔑,我们一定要洗雪这个国耻。
  第二,张之江在他的戎马生涯中训练的一个大刀队,在每次战役中,总是以大刀取胜。例如,宋哲元率二十九军在喜峰口与日寇作战时,用大刀杀得日本鬼子人头满地,尸横遍野,杀死日寇将近半个师团。随后,日寇增援部队的每个日本兵脖子上都戴上一个铁套,以防被杀头。可是人头虽保,但胳膊大腿七零八落,散满战地。采取短兵相接的白刃战、肉搏战,多大的炮火也无济于事,而大刀队却得心应手,杀敌斩将,大显身手,发挥了巨大威力。张之江尝到了大刀队的甜头。张之江并不认为有了洋枪洋炮,武术就无用武之地了。武术在战场上可以杀敌取胜,在平日也是一项锻炼身体、强种健身的体育活动。

 

  张之江将军与中央国术馆 
 

  由于张之江在南口指挥作战时,日夜操劳过度,因而在退却行军中患了半身不遂之症,进行疗养。张之江在疗养过程中,有不少武术专家劝他练习武术,可恢复健康。他接受了这个建议,每天练习武术,从不间断。坚持锻炼半年后,果然病情逐渐好转,继而完全康复。他通过自身体验,确认武术不仅杀敌自卫,而且能治病救人,使身体健壮起来。从此,他摆脱一切军事政治职务,下定决心要把武术重新提倡起来。在张之江筹建中央国术馆时,蒋介石曾派孔祥熙到张之江家中,敦聘张之江为国民政府军政部部长,张之江婉言谢绝,说:“我提倡武术比当部长更能表达我的爱国之心,因为武术能起到救国卫民的远大作用。”
  
  改少林门、武当门为教务处
  中央国术馆最初的教学组织分为两门,一是少林门,一是武当门。少林门门长是王子平,武当门门长是高振东(李景林的徒弟)。各门设科长一二人,科员若干人。少林门科长是马英图、马裕甫,武当门科长是柳印虎等人。当时中央国术馆形成两的门派,即少林门与武当门。
  两门组成后,传统的宗派门户恶习仍在两个门派的思想领域中作祟泛滥,因而互相鄙视,互相攻击,不断发生矛盾,逐渐恶化。矛盾达到极点,两个门派便提出比武较量,以比高低。中央国术馆馆长张之江也有意考验一下,究竟哪派强、哪派弱,故批准两门比武较量。
  双方商定日期,选天主教大教堂为比武赛场。比武当天中午,国术馆全体师生都到场观看,请了一位秘书当裁判,规定门长与门长比,科长与科长比。两门比武人员在教堂分左右排成阵势,气氛极为紧张,双方都在刀出鞘弓上弦,摩拳擦掌,严阵以待。
  馆长张之江在场监督,注视事态的发展。黄埔军校总教练杨松山率几名教师也到现场观看,场面非常严肃隆重。
  裁判员一声令下“比武开始”,右边阵中走出少林门长王子平,左边阵中走出高振东,都是紧身装束,一个如下山猛虎,一个似出海蛟龙,雄赳赳气昂昂,气势凌人,龙腾虎跃,各显神通。
  少林门长王子平虎背熊腰,臂力过人,动作轻如鹅毛,体魄重如泰山,打倒过俄国大力士康泰尔,被称为千斤王大力士。他精于少林功夫,刀、枪、剑、棍等样样精通,为当代少林派杰出代表。
  武当门长高振东精通形意、太极诸内家拳法,身手不凡,力大无穷,刚柔相济,快慢相辅,功底扎实,武艺超群,为武当派武功高超、声誉最大的武术名流。
  两雄相遇,各有千秋,互有特长,战斗异常激烈。高振东首先使招,向王子平接连几个迎面劈拳。王子平先防守后反击,高振东被招招命中。双方越比越勇,角逐十几个回合,难解难分,大有不获全胜誓不罢休之势。这时裁判员鸣笛,宣布暂停,并有几位武士上前将两人拉开,停止比赛。裁判员宣布,双方比武结果为平局。但双方并未握手言和,都想再比赛。
  按规定,接下来便是各门科长与科长的比赛。这时少林门科长马裕甫出场,武当门走出科长柳印虎。根据场上的局势,大家预料这场科长与科长的比武比门长与门长的比武更为激烈,因为两位科长都在壮年,血气方刚,好胜心强,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猛劲,在必要时会拿出绝招,有置对方于死地的可能,从而造成人身伤亡,酿成流血事件。
  这时,黄埔军校总教练杨松山见势不妙,便出面向张之江馆长提建议:“这样比下去,会引起集体搏斗,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后果不堪设想。”张之江馆长也意识到这一点,当即下令停止比武,各自归队。于是,一场不必要的风波平息了。
  通过这场比武较量,张之江感到设立两个门派是不恰当的,无形中制造了矛盾,引起比武较量,而且与中央国术馆既定的教学宗旨(化除宗派门户之见,不分内家外家,取长补短,精益求精)背道而驰。为此,张之江把这个问题提交参事会议,决定取消少林门、武当门,改为教务处,统一教学,统一管理。从此,中央国术馆的教学方针纳入正轨,顺利蓬勃地发展起来。
  后来,副馆长李景林不同意改组,于是辞去副馆长职务,带着徒弟们离开中央国术馆。随后,王子平也不安于位,辞去教务之职,回到上海开设王子平伤科医院,一面行医,一面教拳。
    中央国术馆为了召集人才,采取重金礼聘优秀人才的办法。如杨澄甫是练杨氏太极拳的,以重金五百大洋聘他为教授。当时一元三角大洋银圆可买大米一担(74公斤),一元六角大洋可买白面25公斤。孙禄堂是练形意拳的,以三百大洋聘他为教授。再如练查拳的于振声、马金镖等,都是被重金聘为教授。
  中央国术馆的教师分为三级,约有二十多名教师分为教授一级,月薪180元,二级160元,三级120元;教员一级80~100元,二级50~80元,三级40~50元,助教32元。
  教务处下设教授班,招收学员不限学历,凭武术水平择优录取,建馆后共招收三期,每期为三年。第一期招了六十多人,全馆最多学员达二百九十余人。学员第一、二年学习课程,第三年出去实习。考试分三个月为季考,六个月为大考。年终考试,按考试成绩定为一、二、三等练习员。练习员薪金开始分别为8、12、 16元,后提为12、16、20元,每次考试的前八名可晋级,成绩不好的降级。成绩好的学员有月薪,伙食、衣服由馆包管,毕业后可分配到较好的地方。反之,没有月薪,还要自费伙食,支付学杂费(约16元),毕业后分配的地方也较差。但如果成绩转好,仍可再改为官费,学员分配出去,相当于军事上的上尉级。
  学员一天的日程是:早操一个半小时,上午先上一堂50分钟的文化课,后训练两小时,下午训练三个半小时,晚上一个半小时文化课,晚十点点名总结、熄灯。
  训练内容:套路、器械、摔跤、长短兵器、散手、拳击等。文化课分高中、初中、小学三个班(学员中的大学生兼当文化辅导员)。学习内容有语文、数学、生理、卫生、解剖、武术源流。
  教员实行值班制,要求与学员一起住馆内,不能随便回家或外出(教授以上人员除外)。学员星期天到中午12点才可外出,晚6点归馆。
  教授班下设民众夜校,对象是小学生。辅导站在早晨对工人、农民辅导。初级教授班为各省、市培训骨干,每省、市可派两名教员受训,共办了三期,每期为半年。
  中央国术馆有室内竞武馆、室外大操场。
  
  三请李景林
  李景林,字芳宸,是武当丹派剑术第十代传人。他以出神入化的武当剑术驰名于世。太极剑、武当剑同属武当内家剑术,李景林把武当剑术的精华与要领注于太极剑中,因此他的太极剑别具一格,为太极剑诸流派的一颗明珠。
  李景林的武当剑目前知之者甚多,惟其太极剑尚鲜为人知,原因是李景林的武当剑在上海、山东各地传授面较广,而其太极剑仅传给其入室弟子杨奎山(林甫) 而已。杨奎山是河北省霸县人,李景林在天津当直隶督军,在小站招聘武术教官时,杨奎山报名应考,成绩第一,被编入军队中武术队。李景林收杨奎山为入室弟子,并任他为卫士副官,因而杨奎山得到李景林的太极剑、武当剑、太极拳、八卦拳的真传。李景林的太极剑的特点为太极腰、八卦步、螺旋劲,身与剑合,剑与神合,柔和围绕,上下飞舞,绵绵不绝,于无剑处,处处皆剑,共56式。
  1928年中央国术馆成立后,张之江馆长亟待选拔副馆长。消息传出后,武林名人想当此任者不乏其人,向张之江推荐人选者很多。但张之江胸有成竹,都置之不理,因为张之江心中早有了目标,那就是李景林。
  张之江和李景林曾两次是战场上的对头,有过深仇大恨。张之江不记前恨,毅然拜访了李景林,聘他为中央国术馆副馆长。李景林回答:才疏学浅,难当此任,另请贤能。张之江碰了一个钉子,心说:我就不信说不服你。
  张之江素有好口才。七七事变前夕,蒋介石素知宋哲元是张之江的部下,而且感情深厚,因此,蒋介石派张之江拿着他的手令赴北平游说宋哲元,手令的内容无非是不让宋哲元抵抗,和平解决。可是张之江是主张抗日的将军,他正好借这个机会去游说宋哲元抗日。张之江三言两语就说服了宋哲元,因此抗日之火就这样点燃了。
  张之江碰了一次钉子,还想再碰第二次,就又来到李景林的寓所,进行游说。他先从军阀混战说起,继而谈到列强污辱中华民族是“东亚病夫”这个奇耻大辱。他说,我们能袖手旁观、坐以待毙吗?为了昭雪这个耻辱,我们只有提倡武术,强种强身,卫国卫民。张之江这番热情洋溢的忠言,使李景林默默无言,洗耳恭听。见李景林内心受到感动,内心在做思想斗争,张之江便起身告辞,最后说:“三天内听您的回音。”张之江又碰了一个软钉子,但他不气馁,说:“现在已经八字有一撇了,慢慢来吧。”
  这时,中央国术馆的教师们,如王子平、孙禄堂等都有点不服气,他们说:“干吗向他这么低三下四的,难道他比诸葛亮还高?”张之江不解释,他心里有个主意,再试试看。
  张之江提笔写了一幅横幅,上写“武魂”,上款题芳宸老兄指正,下款是张之江涂鸦。他把这幅横幅拿给王子平、孙禄堂看,说:“请二位辛苦一趟,把它给李景林送去,就说现在派车来接您到张府一谈。”
  王子平、孙禄堂二人意识到张之江重视人才、尊重人才的赤诚之心,也受到感动,便顺从张之江的意愿,驱车前往李景林的寓所。李景林素知王子平、孙禄堂是武林中享有盛名的佼佼者,张之江今派两员大将来敦聘,李景林极感动,认为张之江曾三顾茅庐,如再固执显得不通人情,于是他便随王、孙二人搭车回访张之江,并对张之江不恭表示歉意,欣然接受副馆长的职位。张之江终于如愿以偿。
  由此可以想见,张之江为了振兴武术,鞠躬尽瘁,不耻下求。他为了选贤任能,忍气吞声,三请李景林,古时文王渭水求贤、刘备三顾茅庐也不过如此吧。张之江为提倡武术,重视人才的一片赤诚之心,实在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创建国术馆
  张之江认为武术是中国的国粹、国宝,他在1927年向当时政府申请把“武术”改为“国术”,以提高武术的重要性,当即获得批准。从此,“武术”便改称“国术”。
  为了把武术发扬光大,摘掉“东亚病夫”的帽子,他准备筹办“国术研究馆”。国术研究馆的组织不仅是研究武术机构,其中还设有武术训练大队,培养武术师资,按说属于学术教育机构,便向国民党教育部提出申请备案,然而教育部认为武术是已经被淘汰的产物,不需要再提倡,坚不批准。虽经一再申请,最后只准属于民众团体,不属于教育系统,经费自筹,百般刁难。
  张之江创建国术馆心切,便各方奔走呼吁,最后找到李烈钧先生。当时李烈钧担任国民政府常务委员,相当于国民政府副主席。他和张之江是辛亥革命云南起义的老战友,也是云南起义的主力,而且交情甚笃,感情深厚。当张之江把教育部刁难的情况告诉他后,李烈钧当即拍板说,教育部既然不准,干脆由中央国民政府直接领导,属于国民政府直属机构,经费由财政部国库开支,每月定为四千元,不足之处可以自行筹措。因此,“国术研究馆”便改称为“中央国术馆”。
  中央国术馆是在1928年3月15日《国民政府公报》第41期刊载第174号公文批准备案的,当时由政府要入纽永建、蔡元培、孔祥熙、何应钦、于右任、张之江等发起建立起来,并发表宣言,中央国术馆设理事会,由冯玉祥担任理事长。

(作者:峨眉武术网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张之江将军与中央国术馆]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最新文章

  • 傅尚勋
    火龙独侠-傅尚勋四川省第一任散打教练,成都市武协教练......
  • 吴信良
    1基本信息概述生于一九五一年,自幼习武。 曾获建国以......
  • 司马相如是峨眉武术
    作者:樊斌单位:峨眉武术研究院我们有很多人对历史特......
  • 肖家泽:武医笔合一的
    肖家泽,生于1951年9月20日,四川省武术协会副主席、四川......

推荐文章

  • 傅尚勋
    火龙独侠-傅尚勋四川省第一任散打教练,成都市武协教练......
  • 吴信良
    1基本信息概述生于一九五一年,自幼习武。 曾获建国以......
  • 肖家泽:武医笔合一的
    肖家泽,生于1951年9月20日,四川省武术协会副主席、四川......
  • 峨眉武术教学点公布
    为了方便广大市民和武术爱好者就近学习峨眉武术。先公......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