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林等著:“惊策虚晃”进攻的前导

时间:2014年04月21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收藏此文 【字体:

前言:从本期开始,我们将陆续选登王玉林教授等人关于峨眉武术的最新前沿研究成果。敬请大家关注。
 

王玉林等著:“惊策虚晃”进攻的前导



摘要:尽可能多地采用迷惑敌人的方法是军事家克敌制胜的诀窍。在武术技击中,“惊策虚晃”是最佳的迷惑、调动对手的技法。把它作为进攻的前导,通过声东击西、指上打下等“惊策虚晃”技法,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迷惑、诱导、调动对手,使之出现破绽,露出“虚”来,乘势攻击,必可取得完胜的结果。

关键词:惊策虚晃    优势兴奋中心   安全距离   引手    拗步   偷步

作者简介:

  苏,男,成都市人,1957年生。成都体院毕业,现任四川大学体育学院副教授。

王玉林,男,成都市人,1949年生。师承成都三原门武术名家成庆三先生。

项葆辉,男,成都市人,1956年生。师承其岳父成都体院王树田教授。

张明光,男,成都市人,1940年生。师承四川潭门武术名家张传警先生。

郑解俊,男,成都市人,1950年生。师承成都三原门武术名家王雨昌先生。


 “惊策虚晃”进攻的前导

     王玉林   项葆辉   张明光   郑解俊  

 

孙子曰:“进而不可御者,冲其虚也。”“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大意是说:进攻时,敌人无法抵御,是因为攻击了敌人兵力空虚的地方。进攻就一定会获得胜利,因为攻击的是敌人疏于防守的地方。如何才能做到避实击虚呢?《韩非子·难一》:“战阵之间,不厌诈伪。”《孙子·计篇》:“兵者,诡道也。”唐·李筌注:“军不厌诈。”也就是说用兵作战要尽可能多地采用迷惑敌人的方法。这的确是军事家克敌制胜的诀窍。具体方法是什么呢?孙子曰:“善动敌者,形之,敌必从之;予之,敌必取之。” 要善于调动敌人,向敌人展示一些或真或假的军情,让敌人据此做出判断和采取行动;给予敌人一点实际利益,诱使敌人趋利而来,从而听从我的调动。

笔者认为:在武术技击中,“避实而击虚”的“巧打”也是众所推崇的。而“惊策虚晃”是最佳的迷惑、调动对手的技法。把它作为进攻的前导,运用声东击西、指上打下等“惊策虚晃”技法,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迷惑、诱导、调动对手,使之出现破绽,露出“虚”来,也就是说,造成“攻其无备,出其不意”的机会,这样必可取得完胜的结果。

那么,什么叫“惊策虚晃”,其技法及其要领是什么呢?本文拟从这些方面进行一点探讨,希望能得到行家里手指正。

一、“惊策虚晃”技法的依据

 “惊”即惊动、惊扰。“策”即策略,鞭策。“虚”即虚假。“晃”即晃动。在武术技击中,所谓“惊策虚晃”,即用惊的手段威吓对手;用策的方式驱动对手;用虚的手法欺骗对手;用晃的动作迷惑对手。其本质就是通过突然的、虚假而逼真的动作(当然也包括实实在在的打击),给对手的感觉器官造成强烈刺激,使其精神紧张,出现发愣、迟疑、慌乱等手足无措的现象;迷惑、诱导对手,使其产生误判,做出错误的应对;调动对手,使其仓促做出迫不得已的变化。这些“虚”像一露头,进攻的“机”来到了。也就是说,“惊策虚晃”是以虚假的信息欺骗对手的感觉器官,造成对手在判断、决策以及应对上出现错误,达到“攻其无备,出其不意”的结果。

人的感觉器官是眼、耳、鼻、舌、身,分别对应人的五大类感觉(外部),即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肤觉。在武术技击中起作用的是视觉、听觉和肤觉。“惊策虚晃”技法就是在这三大类感觉上做文章。

1、造成视觉上的误判

人的信息量的获取8090%靠的是视觉器官——眼睛,在武术技击中也是这样,其信息量的获取甚至90%以上靠的是眼睛。因此,“惊策虚晃”最主要的惊扰对象就是对手的眼睛。但是,技击双方近在咫尺,彼此之间纤毫毕现,要使对手的眼睛出现错觉,可以说千难万难。而问题也就出在近在咫尺上。因为彼此距离太近,决胜往往在刹那之间,进攻一方速度一快,防守一方根本来不及反应。这就要求技击者未雨绸缪:首先,在平时训练时,针对对手可能的进攻方式,多预设、练就几套防守招式,以便技击时运用。其次,技击时必须“洞敌机先”,对对手的进攻的时机、进攻的方式、进攻的方向等意图做好预判,做到“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也就是说,人在技击时的心理活动停留在知觉阶段——简单的条件反射阶段:一有情况,立即反应,即按照平时训练时预设、练就的几套防守招式进行应对,不可能谋定而后动。这也就为“惊策虚晃”的奏效提供了契机。只要虚假的动作做得逼真、突然,必可使对手产生错觉,做出错误的应对。

2、在听觉上促使对手产生“优势兴奋中心”

常言道:“人吓人,吓死人”。人在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近距离听到一声大叫,往往会惊慌失措,被吓得跳起来。在武术技击中,声音也有着妙用。因为此时人们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视力”观察上,从中枢神经系统来看,当听觉突然受到超强刺激的时候,大脑皮层相应区域就会产生一个优势兴奋中心,由于负诱导的作用,皮层周围就会处于相对抑制的状态,在这些区域对其他刺激不进行清晰的反应。优势中心的兴奋性越强,负诱导作用也越强,不仅会“视而不见”,甚至会出现发愣、迟疑、手足失措等状况。声音的发出是没有先兆的,也不可能预设应对招式。一旦受到声音的惊吓,被动挨打是必然的事。因此,在武术技击中,关键时刻大喝一声,可能成为决胜的法宝。

3、给肤觉以强刺激

皮肤感觉包括触压觉、温度觉和痛觉等。在武术技击中,主要利用的是肤觉中的痛觉。手是人体最容易受到攻击的部位。从人的体表感觉点中的痛点来看,前臂的掌面和手背是比较多的,分别为203平方厘米和188平方厘米,占整个体表痛点的第一和第三位。如果手部受到强烈的疼痛刺激,就会产生不随意的快速反应——缩回,远离危险范围,这是本能,一种生存的自然反应,一种无条件反射。如果这种刺激过于强烈,这种无条件反射就会形成连锁反射,甚至造成整个人后退避让,这是不以人的思维、意志为转移的。因此,在武术技击中,对手部的打击是进攻前导的不错选择。

二、“惊策虚晃”的技法

孙子曰:“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用现代话说就是:有能力却在对手面前伪装成没有能力。想要攻打在对手面前却伪装成不攻打。想要攻打近处却伪装成要攻打远处,想要攻打远处却伪装成要攻打近处。对方贪利就用利益诱惑他。对方混乱就趁机攻取他。对方强大就要防备他。对方暴躁易怒,就激起他的怒意,使其失去理智。对方自卑而谨慎,就使他骄傲自大起来。对方体力充沛就想办法使其疲劳不堪。总之,要攻打对方没有防备的地方,在对方没有料到的时机发动进攻。孙子虽然讲的是用兵打仗,但其理与武术技击中的“惊策虚晃”技法是相通的,“惊策虚晃”技法中的声东击西、形左实右、指上打下、暗渡陈仓等招式无不体现孙子的理论。

“惊策虚晃”不是一招武术招式,而是一类武术招式的统称。其具体招式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绝招,概括起来就是手法、步法、身法、音响、神态和气势等的具体运用。

1、手法

俗语说:“手是两扇门,全靠腿打人。”似乎手只是起如封似闭的防守作用。其实,这只是个别人的习惯和偏好,手的作用是非常全面的。它不仅起防守作用,而且更多地用在进攻,特别值得指出的是用作进攻前导的“引手”。所谓“引手”,就是吸引对手注意力的手;引开对手视线的手;惊扰对手的手;调动对手的手。也就是说,“引手”是“惊策虚晃”技法的重要一环。手在对手眼前不断地、快慢相间地左右晃动、前后吞吐、上下浮沉,变化莫测,不断地进行试探、佯攻、骚扰、打击,就会给对手心理造成干扰。加之手能制造声响效果,对对手的听觉器官也可起到惊扰作用。

2、步法

“法门以步为先”。“讲打先讲步”。步法甚多,聊举两例:

游走是制造进攻良机的常用步法之一。游走可以消耗对方的锐气,制造攻击对手侧背的机会,特别是游走速度一快,转动角度一大,对手为防止侧背露出“空门”,一般不得不跟着动起来。就在双方都在动的时候,游走一方突然移形换位,做出进攻态势,对手身躯的活动往往跟不上视觉反应,闪动也就会出现力不从心,甚至反而出现震惊迟钝的现象,也就是俗称眼睁睁等着挨打的境地。

消摆步是一种寻隙进攻的常用步法之一。它通过左右消摆不断移形换位,迂回运动,利用角度,对对手背部和中宫洪门的空档进行试探、骚扰,调动对方,一旦时机成熟,立即发动打击。同时,消摆步在移形换位时,也不断变换着开手架势,时而左架,时而右架,这种情况也会给对手造成不小的困惑和不适,往往被迫跟着变换,稍有不慎或变换不及,就会露出破绽来。

笔者在这里特别要提出来的是拗步,因为它与其他步法配合运用,其妙无穷。拗步不是一种步法,它和马步、弓步一样是一种步型,因此,又称为拗裆。拗步与弓步有一致的地方,只不过后腿是虚腿,稍偏出,与前腿不在一条直线上,裆部夹紧,左腿与右手或右腿与左手在前。这种步型犹如一张拉满的弓箭,“引而不发,跃如也”(《孟子·尽心上》),攻守兼备,攻守自如。首先,稳定。前腿是重心,像钉子扎在地上,后腿有一定支撑,可以静如处子,稳如泰山。其次,拗步是一种待机行事的步型,利于进攻,一旦进攻就会像离弦之箭,动如脱兔。第三,守得严密。任何敢于轻举妄动者,都必须考虑将受到其随时可发出的后腿和凝聚着全身劲力的后手崩拳的全力一击。最后拗步转换非常便捷,随时可以走为上。

3、身法

身是人重力之所在,牵一发动全身。有经验的习武者均把对手身形的变化看着是进攻的前兆。正因为如此,身形突然作左右摇晃、前后吞吐、上下浮沉,极易使对手产生错觉,调动对手。但身形晃动容易使自己的重心不稳,因此,使用身法诱敌必须慎用、少用。而多用、滥用必被对手所乘。

4、气势

孙子曰:善战者,“求之于势”。善战人之势 “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说的是:善于作战的人追求形成有利的“势”,善于指挥打仗的人所造就的“势”,就像在高山顶上转动圆石一样,使对手胆战心惊,不得不采取退让回避的姿态。在武术技击中一旦形成这样的“势”,必将“先声夺人”,严重地挫伤对手的士气,起到“惊策”作用。

5、声响

声响的作用前边已有探讨,口、手、脚都可以制造出声响来。至于声响中包含的语言,如:叫阵、骂阵、示弱等,虽然能起“怒而挠之,卑而骄之”的作用,但一来需因人而异,二来有违当代武术技击规则,这里就不赘述了。

6、神态

在武术技击中,许多人有眨眼、皱眉、咧嘴等习惯性的进攻前兆,这往往预先暴露进攻意图,是一种不良习惯,也容易被对手抓住机会反攻。但有意识地释放出这些前兆,往往会起到“欺”敌的作用。

三、运用“惊策虚晃”的要领

1、“惊策虚晃”技法应与进攻准备配合

所谓“机”,即可乘之机。它有两层含义:一是它是机会;二是它是可以利用可以抓住的机会。有人把“机”解释为对手露出的漏洞、破绽、“虚”等,这无疑是正确的,但这样的“机”露出来,你未利用,也抓不住,对你来说就不是“机”了。四川把武术技击叫做“抢手”,还有人称之为“抢机”。一个“抢”字了得,它道出了武术技击的一个精髓问题,即“机”必须“抢”才能得到。如何抢到“机”呢?通过“惊策虚晃”技法,可以使对手露出破绽来,但还必须与进攻的准备配合得天衣无缝,进攻起来才能得心应手,才能把“机”真正变成“可乘之机”。

①掩护“重心”的前移

在武术技击中,对开手架势中重心的摆放,各人有各人的认识和选择。有人认为重心应放在正中间,这样攻守兼备,非常灵活;有人偏重防守,把重心放在1:2处,即前12;有人认为重心前后比以2:3为宜,这样攻守转换也很便捷,并注意了防守;把重心放在前面的很少,而完全放在后面,就基本无人选择了。不管把重心放在1:11:22:3处,在发起进攻时,都有一个重心前移的问题。许多人在判断对手的意图时,都把对手重心前移看作进攻的预兆。“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的参照物之一,就是对手的重心前移。因此,要发动出其不意的攻势,首先就要求重心前移的动作必须做得隐蔽。彼此近在咫尺,只有依靠“惊策虚晃”技法,转移了对手的视线和注意力的情况下,才能做到这一点。也就是说,重心前移要在“惊策虚晃”动作的掩护下完成,更确切地说重心前移是与“惊策虚晃”动作同时进行的。
②掩护“距离”的缩短
武术技击双方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但又仿佛远在天边,可望而不可及。其原因在于:人对危险的趋避,是一种天性、本能。与危险事物保持一定安全距离,是这种天性、本能的具体体现,当然也与后天历练有关。习武者都自订有安全距离,但并没有一个明显的判定,那是属于一种本能支配的意识,与人的高矮有关,也与其技击水平有关。一般来说,人高远一点,人矮近一点;技击水平高的近一点,技击水平差的必然远一点。安全距离也就是武术技击者对峙的距离,是一个武术技击者攻防转换的微妙距离。这一距离远不得近不得:远了,安全性增加,但进攻就不易了;近了,进攻虽容易一些,但危险性也增加了,因此必须拿捏好。
从武术技击的实战战例中可以看出,所谓“安全距离”,就是对方出拳、发腿大致可能触及自己,但发不上力的距离,具体说就是一步多一点的距离。要进攻就必须上前一步、半步,至少2030cm。但上前一步、半步,甚至2030cm,谈何容易,对手不是站着不动,等着挨打的靶子,在武术技击中,对峙双方往往是“敌进我退,敌退我追”,始终保持自认为安全的距离,你上前一点,他就会退后一点,以策安全。一旦安全距离被侵入,就会引发两种正常的反应:攻击或走避。任何贸然侵入对方认为的安全距离,都可能遭到强有力的反击,至少不可能取得什么战绩。而要发动攻击,又必须突破安全距离的限制。以“惊策虚晃”为进攻的前导,其目的就是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突破安全距离的限制,发动袭击。
“偷步”是一个很传神的武术术语,意思是说在对手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偷偷地前进一步。而偷步也只有依靠“惊策虚晃”技法,转移了对手的视线和注意力的情况下,才能做到。也就是说,偷步要在“惊策虚晃”动作的掩护下完成,更确切地说偷步要与“惊策虚晃”动作同时进行。笔者认为,由于距离实在太近,要“偷”一步,甚至半步,都显得动作太大,达不到“偷”字之妙,也容易受到反制,其实2030cm是既隐秘,又实惠的,可以说最佳的选择。

③掩护“方位”、“角度”的选择

武术技击的开手架势要求脚的站位不丁不八。这种站位作为防守是很严密的,但却会使得进攻不是很顺畅,甚至是一种阻碍。因此,在进攻开始时,必须有所变化。这种变化主要表现在前脚尖的站位角度,与进攻方位、角度、方式有密切关系。一般说来,45°表明将向右迂回进攻;90°表明将正面发起冲击;135°有向左移动的迹象;180°就表示要发腿攻击了。正因为前脚尖转动角度的含义非常清楚,也就成为判断对手进攻意图的参照物。因此,前脚尖转动角度是不能让对手一眼看出来的,必须用“惊策虚晃”技法加以掩护。

2、实施“惊策虚晃”技法后,对“机”的判断

戚继光在《继效新书》中把“机”总结为旧力略过,新力未发,这是武术界普遍公认的对“机”的最经典、最权威的论述。但什么叫“旧力”、“新力”呢?许多人把“旧力”、“新力”解释为前一拳和后一拳的攻击之力,单从字面理解,这不算错,但这显然是不够的。因为如果仅仅如此理解,采用完全不攻击对手的守势,且不就使对手“无机可乘”,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了吗。笔者认为,“旧力”、“新力”之“力”,可否看做人体运动发出之“力”,不仅包括进攻、防守发出之力,还包括既非进攻也非防守的人体运动发出之“力”,如擦汗等,甚至可考虑把心理活动之“脑力”包括进来。总之,应把旧力略过,新力未发看成人体运动的一个过程,而且是一个瞬息而逝的过程。

孙子曰“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也就是说,能准确判断仗能打或不能打的,必然取得胜利。实施“惊策虚晃”技法后,战“机”可能出现,也可能未出现,其原因:一是自己的“惊策虚晃”技法未做到家,不够逼真、突然,气势没有压迫感,被对手识破;二是对手技击水平太高,经验老道。因此不能贸然发起攻击,必须对战“机”加以判断。一般来说,对手出现下列情况,表明战机已经成熟,应立即发动攻势:

 ①面现“惊疑”,不知所措。

 ②身体“晃动”,举棋不定。

 步型“移动”,态势转变。

 ④脚下“走避”,消极应对。

综上所述,把“惊策虚晃”作为进攻的前导,是可以取得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战果的。“惊策虚晃”成功的关键,在于假动作的逼真、突然。而单一的手法或步法等“惊策虚晃”技法,是很容易被对手识破的。因此,“惊策虚晃”技法应综合运用,即同时使用多种“惊策虚晃”技法,才能使对手感到震撼、压迫,受“惊策虚晃”技法所制。同时,“惊策虚晃”技法还必须与进攻的准备配合得天衣无缝,并及时发动攻击,取得战果,才能算“惊策虚晃”完美的结局。总之,“惊策虚晃”是一个系统工程,正如孙子曰:“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 在未战之前,经过周密的分析、比较、谋划,才会有八、九成的胜利把握啊。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王玉林等著:“惊策虚晃”进攻的前导]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 傅尚勋
    火龙独侠-傅尚勋四川省第一任散打教练,成都市武协教练......
  • 吴信良
    1基本信息概述生于一九五一年,自幼习武。 曾获建国以......
  • 司马相如是峨眉武术
    作者:樊斌单位:峨眉武术研究院我们有很多人对历史特......
  • 肖家泽:武医笔合一的
    肖家泽,生于1951年9月20日,四川省武术协会副主席、四川......

推荐文章

  • 傅尚勋
    火龙独侠-傅尚勋四川省第一任散打教练,成都市武协教练......
  • 吴信良
    1基本信息概述生于一九五一年,自幼习武。 曾获建国以......
  • 肖家泽:武医笔合一的
    肖家泽,生于1951年9月20日,四川省武术协会副主席、四川......
  • 峨眉武术教学点公布
    为了方便广大市民和武术爱好者就近学习峨眉武术。先公......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