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僧人的禅武合一

时间:2012年03月22日信息来源:峨眉山佛教 收藏此文 【字体:

少林功夫的产生和形成,离不开嵩山少林寺这一特定的佛教文化空间。少林功夫佛教文化空间包括少林僧众的生活空间和生活方式。
  
  一、少林僧人的生活空间
  
  少林寺所在的嵩山地区,位于中国政治地理中心,与中国古代最重要的都城洛阳相依,为中华文明发祥之重心所在。这里四通八达,是少林寺和少林功夫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自古少林寺僧人来自全国各地。少林寺成为中原大地乃至全国武艺荟萃交流的中心区域。
  
  少林寺是少林功夫依存的文化空间。它经历了创自北魏,兴于隋唐,盛于元明,衰于清至民国,重振于新中国成立后修葺恢复的风雨历程。目前少林寺由常住院、初祖庵、塔林、二祖庵和达摩洞等建筑群落组成。其中塔林和初祖庵已被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常住院和达摩洞被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为了进一步恢复和净化少林寺的佛教文化环境,为僧人提供更益于修习少林功夫的空间,自2001年起,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少林寺对周边进行了彻底的清理,其中包括拆迁居民531户、武校37所和商户、企业、单位342家,拆迁面积45万平方米,并根据历史文献对少林寺原有人文和自然生态环境的描述,进行规划,以恢复少林寺文化空间,目前已初步重现“深山藏古寺”的传统佛教文化景观。
  少林寺常住院,自山门开始,前后共七进院落,是拜佛、坐禅、诵经、接待、藏书和开展大型法事活动的地方,也是住持僧及各方执事僧居住、办理内外日常事务的地方。常住院宽160米,长360余米,占地面积约57600平方米。
  山门为常住院大门,由正门与东、西二掖门组成,是面阔三间、进深两间的单檐歇山式建筑。这组清代建筑艺术构件,是少林寺同期建筑的代表,弥足珍贵。门首正中悬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御书的黑底金字“少林寺”匾额,中上方刻有“康熙御书之宝”御玺。山门奉敕修建于清雍正十三年(1735)(原以天王殿为山门)。
  山门前面是由东西石牌坊、石狮和旗杆组成的大广庭。广庭内有密布的柏树林,使少林古刹显得更加庄重而古朴。一对高1.67米的清代石狮子,蹲守在高1.75米的石雕须弥座上,威武精神,几百年来守护着少林古刹。广庭东、西相对的石坊,为二柱单楼式石牌坊。东坊建于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题额“跋陀开创”;西坊建于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题额 “嵩少禅林”。
  
  天王殿此殿原为少林寺山门,初建于元,并经明、清多次整修。清雍正十三年(1735)少林寺大修时,在此殿前另建一山门,原门改称天王殿。可惜1928年毁于兵火。现天王殿是根据中国文物研究所提供的研究资料,于1982至1983年重建恢复的。门前半圆月台为原构。原址柱顶石,除个别崩裂外,均使用原有构件。
  碑林在天王殿与山门间,有三株古银杏树,枝叶繁茂,盘根错节,成为寺内一大自然景观。古树之下为碑林。重要碑刻有息庵禅师行实之碑、淳拙禅师道行之碑、众僧世代感恩碑和宗道臣归山朝圣纪念碑等。
  慈云堂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建,原在地藏殿之西,雍正十三年(1735)整修时,迁至今址。由于慈云堂保存名碑较多,1983至1984年整修时为便于保护和观瞻,改建为碑廊。保存有自北齐、唐、宋、金、元、明、清古碑一百多通。其中有北齐天统二年(566)造像碑、唐永淳二年(683)武则天《大唐天后御制诗书碑》、元代大书法家赵孟书写的《光宗正法大禅师裕公之碑》、明代著名书法家董其昌撰文并书写的《道公碑铭》、明万历十四年(1586)汪道昆撰文的《幻休润禅师塔记》和明崇祯三年(1630)焦源溥撰的《寒灰喜公禅师碑记》等珍贵石刻文物。
  西来堂原名“达摩西来堂”,1985年更名为“锤谱堂”。堂内保存有清道光二十六年(1846)《西来堂至善碑》。碑文载少林寺西来堂僧湛声入寺习武情况:“……昼习经典,夜演武略,亦祗恪守,少林宗风,修文不废武备耳。”此碑是少林功夫传承历史的一个重要实物资料。
  
  大雄宝殿为全寺佛事活动的中心。据唐《少林寺碑》记载,大约从唐代起已在今址建造宫殿式佛殿。金、元、明、清历代,都曾对大雄宝殿进行过整修。1928年毁于兵火。1984年,由河南省古代建筑保护研究所根据原貌有关照片以及老僧的回忆,在原址上依原有柱子、墙体、佛台、前后门和月台等位置和尺度,进行复原设计并建造,于1986年竣工。大雄宝殿前有许多重要的名碑,前左侧为:唐开元十六年(728)立《皇唐嵩岳少林寺碑》。该碑记述了少林寺从北魏太和十九年(495)初创以来二百三十余年政治、宗教、经济、军事和文化等各方面的重大事件,是研究少林寺早期历史的重要资料;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立《钦依住持少林寺曹洞正宗第二十四世当代传法小山禅师行实》碑,碑阴为《混元三教九流图赞》,绘释、道、儒三教代表人物释迦牟尼、老子和孔子的组合像,表现了这一时期三教合流的思想倾向;清乾隆十五年(1750)立《乾隆御书诗碑》一通。
  钟楼位于大雄宝殿东南侧,创建于元至正五年(1345)。1928年毁于兵火。今钟楼是1994年在原址上重建的。原铁钟铸于金章宗泰和四年(1204),重5500公斤。据《少林寺志》载,此钟“声闻三十里”。1928年钟楼被焚时,坠落断裂。新铸铜钟依铁钟复制,高2米,口径1.7米,重6500公斤。
  鼓楼位于大雄宝殿西南侧,与钟楼对称。原为转轮藏阁,建于元大德元年(1297),原设转轮藏。清雍正十三年(1735)重修时撤转轮藏,置鼓,“藏阁”改为“鼓楼”。1928年焚毁,仅存殿基、神龛基座及12根石柱。1996年依原制重建。
  紧那罗殿位于大雄宝殿月台东侧,供奉少林寺护法神和力量神紧那罗王,建于元代。传元至正十一年(1351),红巾军围攻少林寺,有一烧火僧显圣,立于山颠,身高十丈,自称紧那罗王,红巾军见状遁去。遂被少林寺尊为护法神、力量神。明正德时曾刻碑记述此故事。该殿于明、清两代多有维修,1928年毁于兵火。1982年在原址上重建。
  六祖殿位于大雄宝殿月台西侧,与紧那罗殿相对。该殿创建于金泰和六年(1206)。原殿内供三像,观音居中,两侧为达摩与慧可像。两墙壁画为禅宗历代祖师像,共计二十九代。该殿于明、清之际多有修缮,1928年毁于兵火。1983年按原址重建。
  藏经阁又名法堂,位于大雄宝殿后,为高僧讲经说法和储藏佛经之所。殿内原供达摩面壁石、法器及包括明代大藏经在内的5000余卷佛经图籍和少林功夫典籍等。1928年毁于兵火。1992年重建。现存《中华大藏经》、《龙藏》、《大正藏》、《高丽藏》及其他典籍计数万册。据碑铭记载,此阁创建于元代至正年间(1341-1368)。
  禅堂、客堂在藏经阁两侧相对,原有东、西禅堂各五间,清乾隆《少林寺志》称“东禅堂”,“西禅堂”。1928年毁于兵火。1981年重建。今东禅堂仍名禅堂,而西禅堂改称客堂。
  方丈室为方丈处理寺务之所。初建于明初,现存建筑为清代遗物。清乾隆十五年(1750),高宗游少林寺,曾以方丈室为行宫,故又被称为“龙亭”。方丈室前走廊悬有元代铁钟,重约330公斤。钟面铸有 “至元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并有住持嗣祖传法沙门息庵”和日本留学僧“书记邵元”等人名字及少林寺下院名录。
  立雪亭原名“初祖殿”,又称达摩亭。现存大殿为明正德七年(1512)建筑遗迹。殿内悬清乾隆皇帝御题“雪印心珠”横匾。这里是少林寺禅宗信仰的核心场所,供奉着少林功夫主神禅宗初祖达摩祖师。达摩祖师铜坐像为明正德年间原件。千佛殿又名毗卢阁,坐落在立雪亭后宽阔壮观的大月台上,是少林寺最后一座殿宇,也是寺中最大的殿阁建筑。该殿创建于明万历十六年(1588)。供奉毗卢佛。佛龛悬挂清乾隆十五年(1750)高宗御书“法印高提”横匾,和“山色溪声涵静照,喜园乐树绕灵台”对联。殿内东、西、北三面的墙壁上,有明《五百罗汉朝毗卢》巨幅彩色壁画。壁画高7米左右,总长42米余,壁画面积共计约287平方米。壁画原绘罗汉像五百尊,现存图像可识者495尊,规模之宏大、保存之完整,实属罕见。此殿地面有四排凹坑,每排12个,共计48个,传为寺僧在此习武留下的脚坑。
  
  白衣殿在千佛殿东侧,供奉白衣大士像,故称白衣殿。殿内保存有十幅明、清时期的壁画。其中两山墙壁画所描绘的少林武僧演练少林功夫的场面,是少林功夫历史形态的直观呈现。
  甘露台又名翻经台,位于常住院西侧,紧临寺院之西围墙。土台高约9米,略呈圆形。清乾隆《少林寺志》谓“跋陀译经、天降甘露处,因名台。” 据《皇唐嵩岳少林寺碑》载,“法师(跋陀)乃于寺西台造舍利塔,塔后造翻经堂”。自北魏太和十九年(495)天竺高僧跋陀创建少林寺至隋唐之际,这里曾是当时重要的译经场所之一。甘露台毁于清末,现尚存殿基及雕有精美图案的檐柱12根。
  塔林位于少林寺常住院西南山坡上,占地面积近2万平方米。现存有唐、五代、宋、金、元、明和清古塔228座。加上常住院2座宋塔,二祖庵3座唐、元、明塔,三祖庵1座金塔,以及塔林周围10座塔,共计244座塔,构成了蔚为壮观的古塔建筑群。其中塔额和塔铭计有302方,记载着大量珍贵的少林寺历史资料。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初祖庵位于五乳峰下,距少林寺常住院1.3公里,是宋代人为纪念禅宗初祖菩提达摩而修建。初祖庵大殿,创建于宋宣和七年(1125)。殿檐下有雕刻精致的斗拱,殿脊两端饰有龙头。墙体有12根八角雕花檐柱。雕有伎乐、童子、飞鸟、宝相花、牡丹花和莲花等。大殿内有4根雕琢精湛的明柱,雕有披甲戴盔的天王神像,气度威严。大殿东、西、北墙壁群肩石内外两面,刻有42幅精致的浮雕图案,画面以波涛水浪为衬底图案,上刻各种人物、动物和神怪等。现存初祖庵为宋代建筑遗迹,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达摩洞五乳峰中峰顶下十余米处的一个天然石洞,为达摩祖师面壁处,是禅宗最重要的圣迹。石洞深约7米,高宽3米余。洞外有石坊,明万历甲辰年(1604)立,南额“默玄处”。据清《说嵩》记载,在洞的左上方,原有一小石塔,已毁。在洞口处,有碑刻3通:明万历乙巳(1605)立《创建凉殿坊牌碑》、乾隆二年(1737)立《达摩祖师开光碑》和民国五年(1916)立《达摩佛祖碑》。
  
  
  二、少林僧人的生活方式
  
  少林僧人的日常生活内容,和中国汉地其他禅宗寺院一样,都是遵循唐代百丈禅师制订《百丈清规》以来所规定的汉地僧人生活方式,包括丛林人事制度、集中参学和农禅生活等。
  僧人修行的日常课诵,有每日早晚二殿功课。早殿:全寺僧众于每日清晨齐集大殿诵经。早殿有二堂功课:1、《楞严咒》为一堂功课,具有息灭灾难的功用。2、《大悲咒》和《十小咒》等为一堂功课。二堂功课在念诵开始和结束时,都配有清净和悦的歌赞;晚殿有三堂功课:1、诵《阿弥陀经》为一堂。2、礼拜《大忏悔文》为一堂。3、念诵《蒙山施食仪》为一堂。诵《阿弥陀经》和念佛名是为自己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作的祈愿。礼拜八十八佛是为众生作忏悔主。蒙山施食是于每日中午的斋食,取出少许饭粒,到晚间按照《蒙山施食仪》念诵,施给饿鬼。晚殿的三堂功课,一般是单日念《阿弥陀经》;双日拜《大忏悔文》;蒙山施食每日要举行。除了早晚二殿功课外,僧众于每日早斋和午斋时(早餐和午餐),要依《二时临斋仪》以所食供养诸佛菩萨,为施主回向,为众生发愿,然后方可进食。至于晚餐,因为佛原制定过午不食,因社会发展和饮食习惯的变化,现在僧众晚上也进食,但不须念供。少林僧人与其他佛教徒一样,进素食。
  早晚二殿功课以外,僧众还要在上午和下午的工作时间里,参加出坡劳动,看护殿堂、接待香客游人以及其他日常寺务处理工作等。除此之外,僧众每月望晦(农历十五日、三十日)两日,齐集一处,共诵《戒本》,自我检查有无违犯戒律之事;如有违犯,便应按照情节轻重,依法忏悔;每年定期举办禅七,即多数僧人放下一切工作连续七天坐禅进行专修。每年的佛教节日,僧人还要举行法会,为国为民祈祷。应信众的各种要求,僧人为此不定期举行佛事,如打普佛、放焰口、诵经、拜忏和打水陆等。
  
  少林僧人日常作息时间,一般是每天清晨4时左右闻板即起,集体上殿做早课,约需时1小时,然后排班依序到斋堂过堂(吃饭)。饭前饭后都有唱念,吃饭实行分餐,不许出声,不许浪费。上午和下午是工作时间,如务农、看护殿堂、接待香客游人等。中午也需过堂,仪式与早上一样,饭菜一般都比较简单。傍晚集体上晚殿,时间也是1小时左右。晚间有的寺院安排有1-2小时的坐禅或念佛。余下的时间则自由支配,或拜佛,或诵经,或读书,或坐禅。
  少林僧人比较特殊,他们还要根据各自的练功习惯,在处理好上述事务的间隙中,根据情况安排每天修习少林功夫的时间。
  
  三、少林功夫的文化表现形式
  
  少林功夫是指在嵩山少林寺这一特定佛教文化环境的中历史形成,以佛教信仰为基础,充分体现佛教禅宗智慧,并以少林寺僧人修习的武术为主要表现形式的传统文化体系。
  少林功夫具有完整的技术和理论体系。它以武术技艺和套路为其表现形式,以佛教信仰和禅宗智慧为其文化内涵。
  少林功夫是一个庞大的技术体系,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门派”或“拳种”。中国武术结构复杂,门派众多,但根据历史文献记载,少林功夫是历史悠久、体系完备、技术水平最高的武术流派之一。根据少林寺流传下来的拳谱记载,历代传习的少林功夫套路有数百套之多,其中流传有序的拳械代表有数十种。另有七十二绝技,以及擒拿、格斗、卸骨、点穴、气功等门类独特的功法。这些内容,按不同的类别和难易程度,有机地组合成一个庞大有序的技术体系。
  少林功夫具体表现是以攻防格斗的人体动作为核心、以套路为基本单位的武术体系。套路是由一组动作组合起来的,每个动作的设计和套路的组合,都是建立在中国古代人体医学知识之上,合乎人体运动的规律。动作和套路讲究动静结合、阴阳平衡、刚柔相济、神形兼备,其中最著名的是“六合”原则: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中国古代“天人合一”的思想认为:最合自然规律的,才是最合理的。少林功夫就是以此为理念,不断地去芜存精,创新发展,形成了最为合乎人体自然结构的运动,使人体潜能得到了高度发挥。经历了1500年的发展,少林功夫已成为最优化的人体运动形式。
  少林功夫表现出来的深厚文化内涵是禅宗智慧赋予的。少林功夫的修习者首先表现为对佛教的信仰,包括智慧信仰和力量信仰。少林功夫的智慧信仰主神为禅宗初祖菩提达摩,力量信仰主神为紧那罗王。对于超常神力的渴望,对于超常智慧的追求,从来都是佛教徒的追求目标。这是少林功夫表现为神奇武术之根本原因,也是少林功夫与其它武术之区别所在。
  佛教徒非常重视神力信仰对于修行过程的保障作用。愿力信仰是少林功夫信仰的一个重要表现形态。它形成于唐朝《妙法莲华经》盛行时期,一直延续至当代。经历了观世音菩萨愿力信仰、那罗延执金刚神神力信仰和紧那罗王力量信仰三个阶段。少林功夫信仰主神是紧那罗王神。少林寺有紧那罗王神殿。
少林功夫的灵魂是佛教禅宗智慧信仰。少林功夫智慧信仰的最初形态是禅定。六世纪印度高僧菩提达摩在少林寺首传禅宗教法,后世尊少林寺为禅宗祖庭。禅宗是印度佛教文化传入中国后,与中国玄学文化充分交流、理解的成果,是东方古代两大文明融合的结晶,充满东方智慧对人生的洞彻。禅宗教派的产生,使佛教原有的面对死亡悲苦之面貌,变为对人间生活之欢乐的肯定。禅宗,凝结着由中国历代高僧和优秀士大夫所构成的精英群体对于宇宙奥秘、人生真谛的体验和感悟。唐、宋以来,由于禅宗教法的盛行和少林寺的祖庭地位,少林功夫的信仰内容和品质亦发生了变化,“禅武合一”开始成为少林功夫的主流思想,并成为僧人修习少林功夫的目标和理想境界。
  
  禅宗讲究在现实的日常生活中修行,实现学佛的目标。少林功夫作为少林寺僧人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也被纳入到学佛修禅的形式中。修习少林功夫的主体是禅者,由禅心运武,透彻人生,内心无碍无畏,表现出少林功夫传承人大智大勇的气概。禅,赋予了少林功夫更为丰富的内容,使少林功夫表现出特有的轻松、自在和神化之境界;武,赋予了禅宗修行的有效途径,使禅宗的妙悟有了躬身践履之体验。
  达磨少林功夫智慧神——菩提达摩,印度人。南朝梁武帝时(六世纪初)到中国传教。曾在嵩山少林寺后一个石洞里静修,首倡禅宗,后来发展成为中国佛教最大宗派,被尊为禅宗初祖。禅宗崇尚智慧,故又被尊为智慧神。少林寺被尊为禅宗祖庭。
  紧那罗少林功夫力量神——紧那罗。元至正年间(十四世纪),有一个和尚来到少林寺,蓬头裸背光脚,在厨房干活,非常勤劳,一有空就闭目打坐,也不知姓名。红巾军攻击少林寺时,他提着烧火棍,身子变形数丈高,脚踏山峰之巅,大吼:“我是紧那罗王。” 红巾军惊吓而逃。寺僧为他塑像起殿,被尊为力量神,为少林寺护法神。
  佛教僧人的生活受佛教戒律的约束。戒律体现佛教“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的宗旨,是教徒的生活准则。佛教最基本戒律为五戒:戒杀、戒盗、戒淫、戒酒、戒妄语。在少林寺特定环境中,佛教戒律又演化为习武戒律。戒律在习武者身上,又表现为武德。所以少林功夫时时表现出节制谦和、内敛、含蓄和讲究内劲、短小精悍、后发制人的风格和特点。
  少林功夫的传习方式一般主要以口诀为媒介。它又与少林寺传统的宗法门头制度相结合,其核心内容是师父的言传身教和弟子的勤学苦练。高水平的少林功夫传习,则往往取决于师父的心传和弟子的顿然领悟,这一境界又需要僧人在日常佛教修行和武术修习不断提高的过程中方能达到,体现了少林功夫“禅武合一”的宗旨。
  少林功夫的传承,是严格按照师徒制度进行的。这种师徒关系,是少林寺传统的宗法门头制度的最基本表现。以家庭为中心,按照血统远近区别亲疏为法则的宗法制度,是古代中国社会的基层结构,具有极强的凝聚力。少林寺的宗法门头制度,由十三世纪曹洞宗领袖福裕禅师住持少林寺期间确立。福裕禅师把少林寺建成中国传统宗法门头制度的家族式寺院,将寺院内部的师徒关系纳入到世俗亲缘宗法组织结构中,使其产生了更为有效管理少林寺常住院和下院的作用。宗法门头制度对少林寺的发展和少林功夫的传承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少林寺宗法门头历史上最鼎盛的时期,曾下辖25个下院,僧人总数达八百多人。清雍正十三年(1735),朝廷对少林寺宗法门头进行了一次大整顿。目前少林寺仍有10个下院,僧人总数一百五十多人。当代少林寺僧人传承仍基本遵守着十三世纪福裕禅师确立的传承谱系。
  历史上少林功夫传承人资格的认可,以禅宗法脉传承制度为依据。目前中国佛教界禅宗法脉传承,仍然按照传统惯例,实行以师父综合考核弟子的方式传授。只有师父认可弟子修禅功夫确实已经达到一定水平,才能成为法脉的传承人,并付以禅宗法脉传承谱系的“法卷”为证。少林功夫是少林寺僧人习禅的途径之一。少林功夫传承人的资格认可,亦根据禅宗法脉传承方式,即师父认可弟子的方式实行。
  
  四、少林功夫的历史和发展
  
  少林功夫的历史与嵩山地区的历史地理环境分不开的。嵩山地区为中华古文明最重要的孕育地。嵩山,古称崇高山,列五岳之中岳,自古以来就被视为神山。在印度佛教传入汉地和中国道教产生以来,嵩山又很快成为全国有名的坐禅修道场所。少林寺及其少林功夫,就是嵩山历史文化的突出代表。
  少林功夫的历史,可以直接追溯到少林寺的创建年代。北魏太和年间,印度高僧跋陀经西域至中国,因其精通禅法,受到魏孝文帝崇信。北魏太和十九年(495),跋陀随孝文帝迁都洛阳。跋陀“学务静摄”、“性爱幽栖”、“屡往嵩岳”,于是,孝文帝为跋陀在嵩山少室山北麓建寺,“公给衣供”。因为寺院坐落在少室山北麓丛林之中,故名少林寺。清·景日昣《说嵩》曰:“少林者,少室之林也。”
  
  跋陀在少林寺传授小乘禅法,属于印度传统的止观禅法。少林功夫信仰的最初形态——禅定,正是少林寺创始人印度高僧跋陀带来的。得法者有僧稠、慧光、道房等,皆为一代名僧。其中僧稠以禅法名世,被跋陀誉为“自葱岭以东,禅学之最”。僧稠的禅定神迹,对少林功夫前期信仰形态——神力信仰产生了深远影响。由于嵩山为当时北方坐禅修道中心,加上跋陀与孝文帝的特殊关系,所以跋陀的弟子及其再传弟子们,成为当时禅学的重要精英群体,对后世佛教发展影响巨大。
  公元508年,印度高僧勒拿摩提和菩提流支,先后来到少林寺,共同翻译印度世宗菩萨《十地经论》,历经三年,完成行世,有力推动了北方禅学的发展。其间,又有南印度高僧菩提达摩,从水路航海至中国南境,然后北渡长江进入中原,在少林寺后山一带坐禅苦行传法。达摩所传禅法为“大乘壁观”。得法者有慧可、僧副、道育等。其中慧可向达摩求法,“立雪断臂”的传说,成为学习少林功夫的重要精神源泉。后来,又有不少印度高僧到少林寺传授禅法,形成了神力信仰和禅定这种少林功夫信仰的最初形态。
  隋文帝崇佛,于开皇年间(581-600)诏赐少林寺土地一百顷。隋朝初年,由于皇帝的赏赐,少林寺从此成为拥有众多农田和庞大寺产的大寺院。隋朝末年(618),朝廷失政,群雄蜂起,天下大乱,拥有庞大寺产的少林寺,成为“山贼”攻劫的目标,“僧徒拒之,塔院被焚”。为了保护寺产,少林寺僧人组织起武装力量与山贼官兵作战,少林功夫作为少林寺的武装力量初步形成。
  唐武德二年(619),隋将军王世充在洛阳称帝,号“郑国”。其侄王仁则占据少林寺属地柏谷坞,建辕州城。武德四年(621),少林寺昙宗等十三位僧人,擒拿王仁则,夺取辕州城,归顺了秦王李世民。三天后,李世民派特使来少林寺宣慰,参战僧人均受到封赏,昙宗还被封为大将军僧,并赐给少林寺柏谷坞田地四十顷。少林寺自此以武勇闻名于世。少林僧众习武蔚然成风,代代相传。
  与少林寺形成武装力量相应的是,以观音菩萨愿力为核心的那罗延金刚神信仰开始流行,并一直延续至十四世纪的元朝末期。少林功夫的以禅定为核心的传统神力信仰,依然流传不衰。少林寺仍为当时禅学重镇。唐弘道元年(683),达摩禅法系统的禅宗教派重要领袖法如禅师入少林寺传教,六年后圆寂于少林寺。当时著名禅师如慧安、元珪、灵运、同光等,皆驻锡少林寺。一代名僧玄奘法师(600-664)曾先后两次上表,请求入少林寺习禅,却未获准。新罗国僧慧昭(774-850)于元和五年(810)入少林寺习禅多年,公元830年回国建玉泉寺,圆寂后谥号“真鉴国师”。
  唐末至五代,由于武宗“会昌灭佛”及战乱等社会因素,少林寺受到较大冲击。但随着达摩开创的禅宗教派兴盛并成为中国佛教最大宗派后,特别进入宋朝(十世纪),少林寺开始成为禅宗教派的朝圣地。为了纪念达摩,在少林寺后山达摩曾经坐禅传法的地方,修建初祖庵,并建立高大的“面壁之塔”。由于禅宗教法的盛行和少林寺祖庭地位确立,少林功夫的信仰内容和品质又有了新的发展,“禅武合一”开始成为少林功夫的主流思想。
金元两朝(1127-1368)是北方少数民族在汉地建立的王朝,虽皆崇尚佛教,但对其统治下之汉地民间武装力量极力抑压,少林寺亦不例外。少林寺作为禅宗教派祖庭,依然地位显赫,禅学盛隆。特别是元朝时期(1279-1368),禅宗教派重要支派曹洞宗领袖福裕禅师住持少林寺,曹洞宗法脉回归祖庭,人才济济,高僧辈出,由此开启少林寺禅学历史最辉煌时代历经一百多年,为该时期中国禅宗教派之轴心。福裕住持少林寺期间,还创立了寺院宗法门头制度,使少林寺僧人皆视少林寺为家,成为明朝(1368-1644)少林功夫武术水平崛起和体系、门派形成的重要基础。
  由于少林武僧在修习少林功夫的体能训练和用于武装实战过程中的身体损伤在所难免,与之相应的少林功夫武术体系中的伤科,至迟在金朝(十三世纪)已经形成。志隆禅师住持少林寺期间(1217-1223),少林寺开设“药局”。
  
  明朝(1368-1644)是在汉人反抗蒙古人的战争中建立的。所以,在冷兵器时代的明朝,民间习武风气盛行。这是少林功夫武术水平精进和体系、门派形成的大环境。明朝近三百年间,是少林功夫武术水平大发展时期。少林寺僧人至少计有六次受朝廷征调,参予官方的战争活动,屡建功勋,多次受到朝廷的嘉奖,并在少林寺树碑立坊修殿。少林功夫也在实战中经受了检验,少林功夫武术威名远扬,也因此确立了少林功夫在全国武术界的权威地位。少林功夫对少林寺僧人参战地区(河南、山东、江苏、浙江、福建、云南等)和游方地区(河南伏牛山、四川峨眉山、云南鸡足山等)的武术发生和发展,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少林功夫的武术技艺,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得到了同行及全社会的普遍认同。
  少林功夫信仰形态在明朝也发生了变化。正德十二年(1517),少林寺住持文载禅师将唐朝以来的以观音菩萨愿力为核心的那罗延金刚神信仰,转变为紧那罗王神授少林寺棍法的武圣信仰,以此解释少林功夫,并激励少林寺僧人习武。
  明朝是少林功夫武术大发展时期。在正德至明末(1506-1644),少林寺成了全国最重要的武术交流传播空间。其间至少存在10支武术系统或门派:
  1、“周友、周参-洪转、洪纪-广按、广顺”少林寺传统主体武术系。
  2、“西天梵僧(喇嘛)-匾囤”少林寺→四川峨眉山一支。
  3、“俞大猷-宗挈、普从”少林寺→福建沿海一支。
  4、“广按-程宗猷”少林寺→江苏一支。
  5、“洪纪-石敬岩-吴殳”少林寺→江苏一支。
  6、 匾囤→云南鸡足山一支。
  7、 坦然→伏牛山一支。
  8、 周友→山陕地区一支。
  9、 周友→云南地区一支。
  10、 陈元→日本一支。
  
  与此同时,除了以言传身教形态传承少林功夫以外,武术套路的理论得到了空前发展,著述之繁,现已无法统计。其中流传至今的有四部重要的武术著作:明释洪转《梦绿堂枪法》、明程宗猷《少林棍法阐宗》、清吴殳《手臂录》和清张孔昭《拳经拳法》。
  据明万历九年(1581)王士性《嵩游记》,此时少林寺僧人达到“八百余僧”规模。按少林寺宗法门头制度,除了少林寺常住院执事僧以外,其他僧人都是分散在各个宗法门头内。佛教组织的基本原则是游方制度,核心内容开放,也就是僧人进出的自由权。但在少林寺宗法门头组织结构内部,僧人们的师承关系又是相对单一和稳定的,他们要严格遵守宗法传承制度。除非特殊原因,僧人们不会频繁流动。少林寺宗法门头制度具有开放和稳定的双重性,对于少林功夫的发展和传承,尤其是少林功夫体系和门派的形成,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满清入关建立政权以后,与金、元两朝同样对汉地实行抑压政策,严禁汉民习武。受战乱影响,此时的少林寺僧人规模逐渐缩小。又因与明朝王府关系密切以及它在全国武术界的崇高地位,少林寺很快就处于清廷严密监视之下。雍正十三年(1735),世宗直接批示整顿少林寺宗法门头,重新规划少林寺建筑格局。尽管如此,少林寺僧人白天照常经课坐禅,但夜间坚持在少林寺最隐蔽的后殿——千佛殿,习武不辍,以至大殿地面因长期练功发力形成陷坑,至今遗迹仍存。从清朝白衣殿壁画和文献记载,少林功夫在清朝以来,仍维持着很高的水平。而在民间,少林功夫渐渐被神化,甚至发展为民间教派(会)意识形态和精神支柱的重要组成部分。如山东“在理教”、北方“少林会”、四川“少林青主教”和闽台“天地会”等等。流传在少林寺外的少林功夫,由于离开了寺院佛教环境,缺乏长期稳定的组织制度保障,修习少林功夫的目的和少林功夫的文化功能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变异。而只有在少林功夫根植和发展的文化空间——少林寺,它才得以相对完整地传承。
  民国期间,少林寺遭受了一场人为的重大火灾。1928年,军阀混战,殃及少林寺,大雄宝殿、藏经楼等重要建筑及典藏,皆被烧毁,损失惨重。少林寺进一步衰落下去,少林功夫也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1949年至土地改革前,少林寺常住院有82名僧人,之后仅有16人。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僧人改造还俗,文物遭到毁弃,典籍流散,少林寺更加衰落。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政府颁布新的宗教政策,寺院宗教生活恢复,这时少林寺只剩下13个年老僧人,少林功夫更是命若悬丝。近二十年来,尽管有7个还俗僧人回到寺院,但是,19个年老僧人已相继去世。现在只剩下1个老辈僧人了。好在八十年代中期,少林寺已恢复由年老僧人向年轻僧人传授少林功夫。同时,在各级部门的重视下,有关少林功夫的典籍征集、鉴定、整理和出版工作已大规模展开。少林功夫正在非常艰难地缓慢地复活。

(作者:禅宗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少林僧人的禅武合一]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最新文章

  • 傅尚勋
    火龙独侠-傅尚勋四川省第一任散打教练,成都市武协教练......
  • 吴信良
    1基本信息概述生于一九五一年,自幼习武。 曾获建国以......
  • 司马相如是峨眉武术
    作者:樊斌单位:峨眉武术研究院我们有很多人对历史特......
  • 肖家泽:武医笔合一的
    肖家泽,生于1951年9月20日,四川省武术协会副主席、四川......

推荐文章

  • 傅尚勋
    火龙独侠-傅尚勋四川省第一任散打教练,成都市武协教练......
  • 吴信良
    1基本信息概述生于一九五一年,自幼习武。 曾获建国以......
  • 肖家泽:武医笔合一的
    肖家泽,生于1951年9月20日,四川省武术协会副主席、四川......
  • 峨眉武术教学点公布
    为了方便广大市民和武术爱好者就近学习峨眉武术。先公......

热门文章